DSCF1749.JPG

到了金醫生那邊, 對了. 金醫生的診所是幸園全方位牙醫診所, 在敦化南路附近.

到了金醫生那邊, 哇勒, 排隊的人之多啊! 完全不輸剛才吃遠企的人.

一可能是年關快到了, 大家想把牙整理一下好過年.

二可能是金醫生的診所接下來要重新裝潢兩週, 大家想趁休診前看一看.

未命名.JPG  

總之我一來就被安排到診療床上躺著.

醫生說明了一下流程. 什麼上麻藥時會有些痛啦, 真正拔的時候反而沒感覺之類的.

接著他就去跟剛看完牙的一個ABC交待些事.

那對話很好笑. 那ABC做完根管治療, 一直很仔細的問醫生那些可以吃那些可以喝.

醫生就很仔細的一一分析, 說扣除太硬的東西外, 其實沒差. 多喝魚湯更好.

 

可是那ABC還是不屎心的在問. 問到後來, 他發現醫生好像不懂他真正想問的,

就只好直接的問說, 那抽煙喝酒勒? 醫生一聽就明白了... 他並不是真的想關心什可以吃喝.

有啦, 吃煙喝酒啦~ 那醫生當然就轉為比較嚴肅和權威的角度, 來說明這兩樣東西對傷口的壞處.

DSCF1741.JPG

(before)  

好了, 講完後, 醫生回來替我先塗了麻藥, 然後再打了麻醉針.

我一直以為會爆痛... 結果可說是完全沒感覺. 接著醫生又去忙了些其他事.

大約20分鐘後醫生回來, 應該是夾了夾刺了刺牙旁的肉, 看我都沒感覺, 他就提醒我要開始了.

 

忘了說, 金醫生是個非常風趣健談的人. 拔之前還問我第一次拔牙有啥感想.

猴子也是老實猴, 就說'有些緊張啊!'

金醫生也很妙的回我'這當然的啊, 今天你如果要拔我牙, 我也會很緊張!'

事後想想是沒有特別好笑, 但當下我心情是有輕鬆些.

醫生還指了指外面椅子上的五六位客人, 說他們全部都是要拔牙的.

我笑著說, 那我是否不該尖叫, 免得把他們嚇跑.

 

醫生又再次的解說了一遍等下的流程. 其實我這時職業病發作,

很想問醫生, 牙醫界是否有研究, 跟病人敘述療程詳細程度與病人緊張程度的關係.

像我自己, 醫生敘述詳細點我會比較放心, 可是我也能體會有人不想知道的心情. 

可惜現在我是嘴巴已經張的老大, 不太適合發問.

 

拔牙的過程跟我想像的差很多. 我一直以為是一個用鉗子拔的動作.

但其實是一個拿小型平頭擋推的動作(還是因為是智齒?)

才繼續推. 老實說過程中一點感覺都沒有. 唯一有的是金醫生非常用力, 而智齒方向有微微的撕裂感. 

 推了兩下(約一分鐘), 我發現金醫生有些遲疑, 轉頭換了不曉得又拿了什麼東西後, 才繼續.

 

這時的金醫生可一點也不好笑了. 大約又過了一分鐘.

醫生提醒了我一聲'別再咬我的手了, 再咬要換我尖叫了'

原來我表面上不太緊張, 可是內心緊張加上麻藥(?), 我還是不自覺的咬合.

醫生手伸進嘴巴內, 把我的智齒給取了出來.

 

取出來後, 他開始解釋為什麼剛才會暫停轉頭. 他說他推了幾下, 發現異常牢固, 就覺得有些怪.

原來我有一個牙根竟然是倒勾. 如果硬推, 不幸斷在裡面的話, 後面客人都可以回家了.

因為他清創可能要清到半夜. 我咬著棉花猛點頭...

DSCF1752.JPG

回家的路上, 老實說我一直在想, 到底啥時麻藥會退? 我啥時會感到痛?

安妮一直在旁邊雜念, 說等會麻藥退了痛屎你. 當年我痛了兩週, 看你之後還敢不敢不愛刷牙.

神奇的是, 我拔完牙後沒有感到一秒鐘的痛... 有腫脹感, 有血的味道, 可是完全不痛.

回到家我還吃了點東西(不多), 隔天下午我就在士林夜市嗑豪大大雞排.

這應該有打破安妮弟的紀錄, 他當年是當天晚上吃麵, 可是硬食是等了兩三天.

安妮一直說這樣很糟, 我就不會學到教訓... 我心想... 夫妻一場, 何必一定要我痛勒?@@   

DSCF1743.JPG

(after, 拔完牙不想講話也不想被照@@)

創作者介紹

日不落猴

monkeyatu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